看见兴趣,拥抱团圆

感谢老福特的中秋礼物,祝天下同好中秋快乐。

+

神秘的客户

星期一,买卖稀,这句话对于编辑部来说,也适用。

我坐在办公室昏昏欲睡,尽管现在才上午10点钟。整间办公室空荡荡的,我比其他编辑来的要早一些,不过也是换个地方打盹罢了。

这时候两排桌子后面的墙角里传来一点动静,我迟钝地转头过去,看到一张熟悉却意外的人脸。

“老王?你怎么在这?”吓得我清醒了不少。

被我叫做老王的人是编辑部的大佬,他揉了揉眼镜,然后搓搓脸站起来,打着哈欠拖着腿向我走过来,手里伸着一张纸。

“帮我接一下客户,我太困了要回去补觉。”

接人?接什么人?我低头盯着纸片瞧,上面只写了一行字:

“11点50,大兴机场,Lapin。”

等我再抬头的时候,老王整个人已经像泡沫一样消...

+

子不语——婴灵(下)

无数的巧合编织在一起,组成了一张悲剧的大网,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

我盯着新闻中那个疯狂的丈夫陷入了沉思,脑子里全都是白漫讲的那个故事的开头……

(四)

事件发酵的很快,医院大概是为了规避责任于是公布了那个孕妇此前在医院的所有就诊记录。她已经在第二人民医院的妇产科生下了两个孩子,都是女婴。五个月前她又怀孕了,据周围人说她是特意去国外做的试管婴儿手术,保证这一胎一定会生一个儿子,于是产检的时候她总是喜气洋洋的,而且不出意外她的丈夫都会亲自陪她来。

“头两胎可没这个待遇!”被打了马赛克的护士冲着镜头说着,语气里都是鄙夷。

白漫又来了几次,在门口执着地按着门铃,我没开门,这几天倒是没有昏睡过...

+

子不语——婴灵(上)

“阿妈,我们来玩球吧。”

(一)

我是时楔,一个不得志的小说家。

如果你看过我之前的博客,大概知道我曾经患过一种奇怪的嗜睡症,很不幸的是,最近病情有些反复,甚至日趋加重。

我常常醒来才发现,已经过去了两三天,腹中的饥饿感使我头晕眼花,于是我养成了一个习惯,在清醒的时候会在床边堆放一些食物和水。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编辑老王和白茉都没有来,甚至连一通电话或者微信都没有,我浑浑噩噩的生活,被嗜睡症搅闹的不知今夕何夕,简直像一个行尸走肉。

其实我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嗜睡症大概跟那些“宿主”的故事有关。

距离上一次听故事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仿佛是上辈子的事儿了,那场直播据说很成功,老王赚的...

+

子不语——恶报(下)

“她虽然看上去疯疯癫癫,眼神却很明亮,还一个劲儿的问我,要不要刻章办证,连问了三遍,问完就是笑。”

“这……”我愣了一下,这样的流浪汉我还真的没有遇见过。

(四)

柳如眉在外面被一个疯癫女人缠住,杜老板听说了之后就亲自出来处理,没想到那个女人见了杜老板之后反而往地上啐了一口痰,然后扬长而去。

“事后我观察丈夫的脸色,似乎很难看,就好像他欠了那女人什么似的。”

随着柳如眉披露出这新的情况,直播间里的粉丝们也聊得火热,一边倒都说是杜老板之前犯下了风流债,这女人肯定是他的老相好。柳如眉看了那弹幕也不生气,冲着我笑了一下。

“时楔先生,不瞒你说,在结婚之前我还真的找人详细查过我丈夫的过往情...

+

子不语——恶报(上)

你相信恶有恶报吗?

(一)

我是时楔,是个不得志的小说家。

如果你看过之前的故事,大概会对我有点印象,没错,我就是那个被他们叫做“药”的男人。

自从上次经历了舒克的案子之后,很久都没人登门打扰我了,我一直都在吃白茉留给我我的药,昏睡症好了许多。冬天过去,春暖花开,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好了。

我的编辑老王在年前来看过我一次,留下不少年货,聊着聊着便说起了我的身世,眼圈还红了,老王真是上岁数了。依稀记得我俩初识的时候,他还是个精神小伙。

我依旧是写一些不温不火的网络文学,靠着勤奋糊口,先前那三个案子火是火,可惜都没带来什么回报,总之与老王期望的大相径庭。

所以他把心思放在了最近比较热门...

+

子不语——药命(下)

仗着路熟,舒克也顾不得用手电照,就是凭着脑中的记忆一股脑往前跑,眼看着火葬场就在前面,她却一头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软软的,还带着温度。

“呀——”

(四)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总不能又是个见鬼的故事。

“我用电筒胡乱照了一下,嗨,是我三叔。”

“……”

我的表情一下子松懈下来,但是舒克却没有。

“其实在那一瞬间,我觉得三叔变了。”

“嗯?什么瞬间?”

“就是,我以为撞到了鬼,用手电筒胡乱晃了三叔的脸一下,他那一瞬间的表情,似乎是另外一个人了……”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嗐,我也说不清,很难形容,大概是眼神吧,他的眼神看向我的时候很陌生。”

“那后来呢?”...

+

子不语——药命(上)

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药得了病,药不得命。

(一)

我是时楔,一个不得志的小说家。

我独自居住在一个北方的城市,入冬之后下了几场大雪,本就不爱出门交际的我更是一连几日都窝在家里,仅靠着方便食品和外卖度日。

我的编辑老王曾经指着我说,这样的生活太不健康,早晚会得病。

老王这张嘴,向来是好的不灵坏的灵。于是在立春前的最后一天,我终于病倒了。

我的病说来也蹊跷,不疼不痒,只是嗜睡,而且随时随地就可以昏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可以是在任何地方,厨房,卫生间,电脑桌前,唯独不是在我的床上。

每周一是我的交稿日,我在电话里向老王简述自己的病情,得到他毫不留情的嘲笑。

“别想拖稿,我不吃这一套。”...

+

子不语——宿主(下)

故事说到这里,我想按照套路,该迎来一段高潮了……

(四)

果不其然,张余看看天上的月,再瞧瞧池塘里的月,突然诗兴大发,哼唧出来一句:“月光如水……”

只此四个字便卡住了,想了半天后面不知道该接什么,这时候凭空的突然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月光如水浸楼台……这里用浸字绝妙,若是用照楼台或是映楼台,都不好,不好不好!”

张余吓了一跳,酒瞬间醒了一半,这半夜三更周围没有一个人,是谁在跟自己说话?

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原来是从一棵巨大的梧桐树上面传来的,之见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穿着一身褐色衣服,正翘着腿坐在树杈上,冲着张余一边捋胡子一边笑。

大晚上活见鬼!张余拔腿便往屋里跑,谁知那老者飘飘摇...

+

子不语——宿主(上)

你是故事的宿主吗?


(一)

我是时楔,是个不得志的小说家,前一段时间我的一篇博客故事《豪门诡事》突然在社交网络上引发大讨论,让我也小小体会了一把当名人的感觉,可惜流光易逝,互联网上永远不缺乏有趣吊诡的故事,我和我的作品也很快被遗忘在角落。

如果您曾经看过那篇文章,也许还会记得一个人,她叫白茉。

我的经纪人老王致力于找到她,在老王看来这个神秘的女子远比我这个不会下蛋的公鸡对他更有价值。

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有幸还能见到她。

白茉这次的装束与上次很相似,宽宽的墨镜遮住三分之二的脸。现在是冬天,她只穿了一件看上去很单薄的黑色羊毛大衣,袖口宽大,她的双手揣在里面,看上去还...

+

子不语——豪门诡事(下)

“你知道那两个影子是谁吗?”

“一开始不知道,但是后来……”

(四)

那两个灰色的影子在打晕了众人之后便显露出自己的真身,他们面如黑炭,头上长着长长的两根犄角,嘴里伸出两根白色的獠牙,双手张开便是一对利爪,挥舞着便向李叔走去。

“李叔不是很害怕,好像早就知道似的,他只跑过去围着顾为兴看,嘴里还念叨着‘少爷你真的活了,那我死了也甘愿了’,我离得远又害怕,听得不是很真切,仿佛是颠来倒去这么几句。紧接着李叔便被那两个恶鬼从身后抓了过去,他们的利爪撕开衣服,朝着心脏的位置便要抓,李叔丝毫没有挣扎的迹象,只是从他的怀里掉出来了一个淡黄色的包袱。那包袱似乎是烫手一般,两个恶鬼只是摸了一下就哀嚎不止...

+

子不语——豪门诡事(上)

你见过被确诊脑死亡三天之后还能活过来的人吗?

我见过。

(一)

白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点烟,打火机摁了三下也没出火苗子,屋里一时间静的出奇。

我叫时楔,是个不出名的网络作家,也许是运气不大好的缘故,大多数时间我都挣扎在温饱线上。慢慢的我也就放弃了自己一直以来的坚持,什么火就写点什么,有时候也接一些公关文章,帮着厂家骗骗消费者。

我有一个私人博客,专门放一些自己写的随笔或者是采访稿,这年头博客早就被时代抛弃了,我只把它当做是一个云盘来使用。

白茉偏偏就是通过博客找到的我。

她留言只说自己有个大新闻,没人信,刚巧翻到我的博客,觉得我是个记者,所以想要找我聊聊,后面就是一串11位...

+

潜藏在编辑部的幸存者拼死发来编辑部的秘密情报,原来大上海的白茉莉竟然是秃头~

+

熬秃制作组的道具细节曝光,这么酷的设计超值!

发布了长文章:熬秃制作组的道具细节曝光,这么酷的设计超值!

点击查看

推理大师和伊藤润二惊选集合作的《雾之彼面》微恐沉浸式游戏盒,正在火热众筹中!其中核心道具【芥子棋盘】是怎样制作和使用的呢?快开康康吧!

+

深扒八大单元案件(上)介绍&任务大公开!

发布了长文章:深扒八大单元案件(上)介绍&任务大公开!

点击查看

《雾之彼面》的案件错综复杂,在这个游戏中有八个案件的真相需要你去解开,那么这些案件都有哪些不同寻常之处呢?快来提前一睹为快吧!

+

大家好,我是推理大师。

我们和『伊藤润二惊选集』联合出品的《雾之彼面》微恐沉浸式游戏盒,今天就开始众筹了!

8大烧脑疑案、100+的推理点,3D立体音效环绕,一场惊悚怪诞的推理盛宴拉开帷幕!

打开【传送门】:https://zhongchou.modian.com/item/106648.html走进浓雾,拯救被污染的世界。

有一种恐怖叫伊藤润二,雾气弥漫,将大家再次带入那个诡谲的漩涡。


+

大家好,我是做剧本杀推理大师

我们和『伊藤润二惊选集』共同出品的《雾之彼面》微恐沉浸式游戏盒,已经在「摩点」上线众筹了。

有一种恐怖叫伊藤润二,我们将以全新的体验方式,将大家再次带入那个诡谲的漩涡。

《雾之彼面》包含8大烧脑疑案,需要你通过线索采集,结合逻辑推理来还原案件真相。

“走进浓雾,拯救被污染的世界。”

传送门:《雾之彼面》|伊藤润二首款微恐沉浸式推理游戏盒


+

© 推理大师 | Powered by LOFTER